石浦游

作者:旅游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21 16:34    浏览量:

十大网赌网址,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象山

宁波

发表于 2004-08-11 15:11

告诉别人我要去石浦,他们都会问石浦在哪里。当然啦,要不是有同学家住那里,我也不会知道这个小渔村的。嗯——也许应该叫渔港。一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渔港。 两个星期前,Ami回到石浦家里过暑假,然后告诉我他们家那里的沙滩被建设得非常漂亮,邀请我去玩。虽然可能有点远,但我还是决定去了,我始终对大海与海滩充满着幻想。 我是与室友Grace两个人乘火车转长途车,辗转近九个小时才终于到达目的地的。本来是打算全寝室一起去的,可是始终没法达成统一的意见,虽然从网上查了很多资料,但是就是没法满足每一个人的要求,于是只能悉听尊便了。 为了有足够的时间游玩,我们选择了周五晚上十点半左右从上海站出发的火车,买的是软座。上车之后才发现这列车就这么一节车厢是软座,虽然买票的时候没有说有空调,但令人惊喜的是这节车厢还是开起了空调,以至于到后来一入睡就会被冷醒。也算乘过好几次火车了,但是就属这次的座位最舒服,而且车厢里人少,虽然列车刚启动的时候还挺吵的,不过因为是晚上,所以到后来大家都睡了,也就安静了。听出去打水的乘客回来说,外面热的不得了,真是庆幸自己没有因为想省几个钱而买了硬座。于是感觉自己像坐了头等舱。 行前,我打算着这么长的旅途,晚上当然应该睡觉的,可是原来睡不着,即使似乎睡着了,也不熟,轻轻被人碰了一下就醒了。窗外始终是漆黑一片的。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觉得时间过得慢。火车摇啊摇的就到了宁波火车站了。 天还没亮。网上查到有到石浦的直达长途车,但是都要到6:40后开车,好在还有4点就开的中巴,虽然要到象山换车,但总比在火车站这边不知到哪里消磨掉两小时的好。不过这个中巴南站还真是不好找,说实在的,我是现在也没有看到过这个车站。我们问了一个警察叔叔,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们要找得是中巴南站,而不是汽车南站,反正他就是指向了同一个方向,我们也就只能先走着瞧了。那边很多中巴陆续地开出来,或许有戏,于是睁大了眼睛瞧车前挡风玻璃上的字,并且还真是看到一辆写着去象山的,于是赶忙招手。 上了车有些后悔,因为没有位子了。售票员给了两个小木凳我们坐,我那个几近散架,坐的我有些提心吊胆。好在车速快,天色又渐亮,周围的景致也就越来越看得清楚了。 不是第一次看到山了,但是如此连绵不绝的还真是第一次,尤其是车子几乎是在山与山之间穿梭的,到了后来,更是通过已打通的隧道穿山而过。 凌晨的高速公路上没有什么车,中巴畅通无阻地一路狂飙。远山如黛,犹如中国的水墨画层层铺展在眼前,我傻笑地看着。Grace对于我这种看到山就兴奋的表现觉得没法理解,又不是第一次看到。可是,自己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好棒! 我想,今天虽然看不到海上日出,但也许能看到另一种日出。远处,一片云雾,感觉着太阳会从那里渐渐露脸。车子开近了,才发觉那不是什么云雾,而是山,只是远远看上去像云罢了。而就在身侧的山也让我看到了它的真面目,以往从车上看出去的山上总觉得除了杂草再也没有别的了。山上的最高的植被也就是长得齐人高的草而已。如今这些山上,除了树木之外,还有成片成片的竹林。茂密的竹叶远看似丝绒,近了细看,才辨出竹叶的样子来。 日出终究没有看到,当车子转出群山,视野为之开阔的时候,太阳已经挂在空中,光芒已经有些刺眼了。车上的电视机里放完了成龙的《警察故事》,开始放刘德华的《挑战者》。上车时售票员说到象山只要一个小时又三刻钟,时间也差不多了。车子开始偶尔会停下来了,乘客是可以随时下车的。 我们终于坐上了软座,可是却闻到了空气中的鱼腥味,尤其是过第一条隧道的时候,不知为何,那鱼腥味熏得人根本没法呼吸,再看其他人却又若无其事,也许是习惯了。隧道有些长,光线昏暗,前方出口的亮光渐渐接近我们,我兴奋地盯着,心里在想,出了隧道看到的是什么呢?潜意识下希望是大海。当车冲进那一片白茫茫的光中时,看到的既不是大海也不是高山,多少有些失望。 终于,车子开进了一座象样的城市,是丹城。我们在这里换上了去石浦的小巴士。时间是六点。之前的火车和中巴上都非常安静,也许因为大家都闭着眼睛睡觉的关系,如今就不同了,而且阳光开始有些炙热,我都快忘了现在是夏天了。好在从丹城到石浦只需半个多小时的车程而已。我记得网上有去丹城旅游的游记,真的看到丹城就觉得有些奇怪了,因为丹城是个很普通的市镇,就像某个上海的郊区城镇一样。 不过石浦是不一样的。到达石浦的车站前已经与Ami通过电话,所以当车停下时,她已经等在车站上了。然后是出租。这里的出租是不用计价器的,讲好了价再上。 说句实话,石浦镇有些破旧,当然是看不到高楼大厦,看不到大型卖场,看不到成片整齐的居民小区,有的只是普通的小店,看着那些房子,让我想起的是十年前的上海,如果没有后面的高山的话。 但是,在上海肯定也看不到那停泊在岸边的成列的渔船。现在不是捕鱼期,所以渔船都停在了岸边。这样看出去,并没有海的样子,因为视线被海岛阻挡了。 Ami家位于一幢依山而建的公房的第三层,非常干净利落。她妈妈见我们到达,马上出门买菜去了,听说菜单是从几天前就开始在排了。 到达的第一件事是舒舒服服地洗个澡,然后补眠。空调房里,根本感觉不到外面的炎热。 困的,但是就是睡不着,不是我比较兴奋,而是Ami,那个话多啊,许久不见,可以理解…:) Grace也很厉害,没见她怎么睡,竟然说睡不着,因为过了她的睡眠期。而我也许真是困死了,以至于即使周围还有一个七岁大的调皮小男孩在那边又叫又闹还是睡着了,可惜只睡了一个小时左右就被热醒了,因为怕吵,所以蒙了被子。这一醒再也睡不着了。 Ami的妈妈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做了一桌菜。其实像我这种不喜欢吃海鲜的人到渔村来实在有些浪费,但是既然来了,而且人家妈妈花了很多心思,所以怎么着也得给点面子。好在,我发现那个很难去壳的虾还算味美多肉,最主要是吃起来很麻烦,可以让我慢慢剥,以此消磨时间(终于让我查到这个虾叫虾蛄)。餐桌上的菜倒也并不都是闻所未闻的,那些海鲜我肯定是不认识的。面前一盆的海螺里品种繁多,当地人都不能一一讲出名字来,吃法倒是和螺丝是一样的,不是那种用嘴巴吸的哦,而是用针将肉挑出来。吃了两个,实在吃不惯。而那一盆小乌贼,看Grace一口咬下去,虽然津津有味的样子,还是没敢吃。有一条红烧的鱼,叫不出名字。唉——真是不好,究竟吃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不过,那炒鱿鱼、炒蛋、土豆丝、豆芽等等我总算还是认识的,还没等我落筷,Ami的父母动作更快,于是我吃到了当地的特产——席饼筒(我听到另一种叫法:麦饼筒)。做法就是用一张做好的薄薄的面皮将菜包在里面卷起来,然后一大口一大口地一起吃掉。为此,菜们都被做成细细长长的,比如那炒蛋就不是一块一块的无规则的,而是被整齐地切成了长方形的。Ami的妈妈说这种做法可以吸收到更多的营养,小孩子也不会挑食,因为要一起吃掉。你可以把任何你可以想到的菜都包进去。对了,有点像肯德基的老北京鸡肉卷,就是里面的料更多更实在,而皮也更薄。很大一卷,真的是很饱,不过最后几口不是因为饱而硬塞入口中,而是因为吃到了不喜欢的海鲜。不想辜负主人的一片好意,所以即使差点吐出来还是吃了进去,然后委婉谢绝了第二个。Grace很厉害,吃了两个! 午饭后是一天中阳光最炙热的时候,我们直到近两点的光景才出门。先是叫了辆三轮车去看那条传说中的老街,骑我们的是位上了点年纪的爷爷,如此热的天还在外面干这种体力活,实在好可怜,Ami却硬着心肠不肯多给一块钱小费。 老街并不是我在网上看到的样子,不过也别具风情。也许去过周庄等江南水乡的人不会觉得有多大的新鲜感。老街还刚刚开始修缮,周围还是住家,等完成之后,大概就是专门为观光旅游者准备的购物之地了吧,现在这里可是一无所有呢!所以真是没什么好兜的。 我看到一个妇女坐在门口织着渔网…:) 太阳还是火辣辣的,我们决定先找个茶室坐一会儿,等太阳不那么晒了再出发。正巧岸边新建一类似船体的建筑,上有咖啡茶室。本想坐在室内吹空调凉快,但是到甲板上一探,有遮荫的座位上海风吹来非常舒服,于是我们各自点上茶及饮品,又买了副牌。一般我是不喜欢打牌的,不过三个人的牌局,休闲一下也无伤大雅。因为不喜欢,所以只会打最简单的。有一轮拿到的牌实在好的让人没法相信,于是大言不惭,说这样的牌若还不赢,我马上跳海。无奈牌实在太好,所以没有给我表现的机会,呵呵…… 太阳渐渐西移,为了不暴露于阳光之下,我们转移到了室内。来时空无一人的茶室已稍有人气。Grace决定教我们另一种玩法——拱猪。倒也不难学,就是有点伤脑筋,不像刚刚一局牌所花的时间不需几口茶,如今玩了一局就花了差不多半小时。 时间是4点,我们决定出发去海滩。茶室里,我们是最后走的客人。 打的去海滩,15元的车费,确实也挺远,用走得没走到恐怕已累得够呛。 宋城集团投资建设了这片宋皇城沙滩,门票收费60元。当地人花点工本费就可以做张年卡免费进入。所以,Ami的爸爸去帮我们借了三张来。门口的检票小姐虽然看到其中一张明显的连性别都不符,但还是放我们进去了。本来就是嘛,既然我们能够借到卡,说明我们与当地人颇有渊源,自然应该照顾的。其实啊,我发现,到了晚上八点之后,门口已经没人看着,可是大门照样开着,因为是通宵营业的,进进出出的人很多,所以如果能够晚上进去,任谁都可以免了这昂贵的门票费。 Ami的表哥在里面的一间小木屋里开算命馆,据说生意不错,双休日常常是能够赚到一千以上的。他算命要问生辰八字以及祖籍,我对此一无所知,所以就在一边听他滔滔不绝地为Grace算。亦真亦假、似对似错,听得人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弄得Grace自此便有些恍惚。还好我对自己的那些个所谓的生辰八字根本记不住,逃过一劫。虽然一直嚷着“我是个无神论者”!一直抵触着迷信。可是要真听到了,恐怕也不可能平平静静当没听到。要不然也不可能那么喜欢做那些乱七八糟的小测试了。 其实进门前有一条很宽的大道,两旁伫立着很多雕像,可惜都长的一模一样。有私家车的就可以在这里租个车位停车了。 进入大门是个大广场,两边是些小木屋,右手边第一家就是算命馆了,算一下很贵的,50-100元呢,竟然有人愿意花这钱!我们因为是自己人,当然免费啦! 又有个叫“海上花”的舞厅,还有很多卖贝壳之类纪念品的小店,不过这里很贵,我们只是随便看了看。正对广场是一艘仿真的三桅木帆船,将海滩与这边隔开。过了船就依稀看到海滩了,大海当然已经在眼前了,远远看去,真的是蓝色的!海平面上停着几艘船。水天之间的那条线并不是很长,因为有延伸出去的陆地,还有不远处的一个小岛。所以听说,这片海滩的形状是月牙形的。 眼前低凹处是一大片沙地,周围是看台,每天六点,这里会上演大型马战。我们决定待会儿来看。 旅馆、餐厅、浴场……通往沙滩的一路上摆了很多卖贝壳制品的小摊子。我向来是觉得花钱买很没意思,只有自己捡到的才有意义,而且重要的是捡的过程,而不是结果,不过嘛,想想也知道这里的沙滩上是不可能捡到贝壳的了。 我决定买点,当然是送人的,可是送人嘛,小的送不出去,大的买不起。而且也确实没见到个特别出采的。说起来似乎真的都是贝壳,而没有海螺。挑了很久才挑出来,用买一个的钱买了四个,那位摊主很心疼的样子。 马战开始。特级演员的表演加上录制好的影响效果,还算精彩吧,可是我心不在焉啊,而且觉得那些马儿好可怜。 终于,算是有些气势的马战结束了,天色开始有些昏暗起来,我们这才走向沙滩。其实沙滩旁边有些游艺项目的,比如海盗船、旋转木马等,不过玩过环球嘉年华再来看这些,就觉得非常小儿科,而且很粗糙了。到沙滩就该玩与沙滩和海有关的东西嘛!不过嘛,沙滩骑马不敢,沙滩车没意思,快艇又不是自己开的!所以她们两个直奔水上自行车。 由于鞋子关系,我只能脱了它们,然后跟上Grace和Ami。最接近水泥地的沙滩上的沙子被踩得结结实实的,而且很黑很脏。再下去,海水冲不到的地方,沙滩上全是碎掉的贝壳,赤脚走在上面怕怕的,所以后悔没有带双沙滩鞋。再下去就不同了,细细的沙子,很舒服,海水冲上来又退回去,结果就会感到脚下陷下去了。有点兴奋啊!所以开心地大叫。 水上自行车应该是坐两个人的,不过三个人也坐得下,我们三个穿上湿湿的救生衣也不管那椅子上全是水,就这么一屁股坐下了。我被挤在当中,Grace和Ami一边一个用力踩踏。水上自行车虽然有三个相同的大大的轮子,但是只有后面两个是随着踩踏而滚动的。 渐渐的我们就远离岸边了,不过从海上往岸上看,倒也没觉得有多远,但是就海中所浮的浮标判断,我们从岸上看到现在我们所在的距离是挺远的了,不过有些游泳的同志非常厉害,还有更远的呢!真是好羡慕啊,我也想到水里泡泡。 海边山上的灯塔开始一闪一闪了,天暗起来非常的快。我们开始往回骑,但是50元一小时,我们却只骑了半小时,真是不甘心啊!所以在将到未到岸的时候,我们停了下来,随波逐流起来,天已经全暗了,经营水上自行车的人已经在岸上向我们招手了…… 下了自行车,全身已经湿的差不多了,不是让海水打的,而是救生衣以及凳子上的水。 随着天色变暗,涌上海滩的浪一浪急过一浪,一浪高过一浪,跑也来不及跑,一个浪打来,溅的半身高,任那裤管卷得多高都没用。 Grace将自带的水喝完,决定将瓶子扔到海里作漂流瓶,可惜没有纸笔,于是往瓶子里灌沙子,然后远远地扔出去。本想三个人一同使劲,却不想这样反而更加使不上劲,于是先是Grace和Ami,轮番上阵,虽然一次又一次那瓶子重新被推回来,但是最后终于还是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了,希望不是因为天黑的关系,而是因为真的漂远了。 天全黑了,以至于一张在沙滩上嬉戏的照片都没有拍。其实穿成这样也不可能嬉戏。心有不甘地回到水泥地上,找了家餐馆吃晚饭。生意太好,害我们等了很久。 原本上演马战的沙地上点起了一堆大大的篝火,广播里大声地放着音乐以及热烈的召集声,慢慢的人们被吸引了过去,先是三三两两,然后人多的足以围成圈,绕着篝火跳舞了。最后从篝火中窜起彩色的光芒,烟花冲天而起。 沙滩上的帐篷越来越多了,很多人都租了帐篷睡在沙滩上。真是羡慕死啊!想想,三五好友租上几个帐篷,中间点起篝火,围着篝火聊天吃东西,厌了,走的远点踏踏海浪,看看星星。第二天天不亮的时候就起床,因为会有日出可看,多么美妙啊! 可是哦!另外两位同志没有这个闲情逸致,吃完汉堡可乐,就回家了。不过嘛,舒舒服服洗个澡,躲进空调房,甜甜美美地睡上一觉倒也不错,毕竟我们明天还要赶回上海去。 第二天吃好早饭,Ami将我和Grace送到石浦汽车站。与来时走的路不相同,这一回我们走了盘山公路,也许我的平衡感真的很糟糕,竟在车厢里滚来滚去,呵呵…… 买了石浦直达宁波的长途车票,这辆旅游车的条件就更好了,以至于上了车又睡了一觉。其实我们出来的太早了,从石浦到宁波竟然只花了两小时,离火车开车还有两个多小时。我们先去火车站看了看情况,然后决定去解决午饭。其实我们是想找个地方逛逛,可惜宁波火车站旁边不是宾馆就是饭店。午饭不想吃饭,最好是麦当劳肯德基等又干净又舒服东西也比较简单的店,可惜也是找不到的,最后我们买了两份炒面带到火车上吃。 回程的火车是新型空调快速,我花了近一半的路程吃完面,然后看了一会儿报纸又开始昏昏欲睡。车窗外仍然是连绵的山。 醒来,上海近了。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yifeng56.com.cn. 十大网赌网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